相关文章

再探肥东非法塑料加工厂 无证照生产如火如荼

来源网址:http://hfhqfs.com/

本报3月19日以《非法塑料作坊藏身肥东农村 无照无环评,咋就关不掉?》报道刊发后,肥东县多位读者致电本报,声称在当地仍存在着多处“黑作坊”,无任何证照且污染严重,虽已被关停,但至今仍在生产。

3月22日下午,星报记者再次赶赴肥东,顺着006县道,一路探访了该县境内的元疃镇、白龙镇、八斗镇、杨店乡等乡镇,吃惊地发现,多家塑料加工厂屯身马路两旁,一样是无照无环评,却仍在照样生产。这些黑作坊为什么能一直“默默地”生产?据其中一家作坊的工人介绍,县环保局来调查过,但只要求“尽量减少污染”。

再探地点:肥东县杨店乡兴旺塑料加工厂

已暂停生产,工人休息

3月20日,看到市场星报的相关报道后,肥东县环保局和杨店乡相关部门立即对该乡9家非法塑料加工厂进行了排查,并现场下发了关停通知书。22日,星报记者再次来到杨店乡,发现记者先前探访的兴旺塑料加工厂,已经暂时停止生产。一名女性工人正带着小孩在村头玩耍。

但是,连日来又接到群众反映,在肥东县多个乡镇仍存在着非法塑料作坊,接到先生后,3月22日,星报记者又连续探访多个黑作坊。

探访地点:肥东县元瞳镇

无证照生产如火如荼

3月22日,星报记者首先来到肥东县元瞳镇路集村,据了解,该村原有两家塑料厂,之前已被相关部门关停,但群众举报称,两家塑料厂仍在生产。

在路集村公路沿线,很远就能看到一处堆如小山的编织袋,扎眼的白色与周边绿油油的油菜花田极不协调,刺鼻的气味令人难以呼吸。

靠近厂区后,发现周边有一口水塘,泛黄的水面上漂着黄色的泡沫,黄绿相间的污水正从作坊内不停排出,一名男子站在厂门前不停打电话。

该孙姓男子正是作坊老板,其称作坊开了已经两年了,亏了很多钱,虽然什么证照也没有,但是照常干。

“这水塘、田地和房子都是我家的。”孙姓男子指着作坊周边颜色浑浊的水塘和房屋说,“这些不会影响别人。”

借着孙姓男子接电话的时机,星报记者进入了作坊内,一部机器正在运转,几名工人热火朝天地工作,大批量的编织袋绞入后,冒着浓烟的泥状塑料从机器另一端不断涌出。

当孙姓男子发现星报记者进入作坊内,急忙让一名妇女将大门锁上,星报记者发现及时走出作坊。

探访地点:肥东县元瞳镇、白龙镇

塑料颗粒掺滑石粉增重“多卖钱”

在孙姓男子的作坊不远处,也有一家塑料厂。

该作坊没有生产,作坊老板许某说,现在生产成本太高而塑料颗粒卖价太低,亏损严重。

尽管周边露天堆放着大量塑料废料,许姓老板称,田地和水塘都是自家的,生产过程中排放的水经过沉淀流进田里,“你看,庄稼长得也很好”。

在该作坊现场,星报记者发现有滑石粉等原料,据许姓老板介绍,滑石粉作为塑料颗粒出炉时的一种“添加剂”,目的是增加塑料颗粒的重量,“像很多行业规则一样,到时候可以多卖钱”。

许姓老板称,以前环保局曾来过,但颗粒厂将编织袋等废品变废为宝,是一项好事,且为当地带来就业,政府应该支持,虽然现在没有证照,但市场有需求,自己做总比去打工好。许姓老板说,政府应该想办法帮扶这些企业。

沿着元瞳镇的县级公路,在白龙镇吴冲,一家正在冒烟的塑料作坊引起星报记者注意,陈姓工人告诉星报记者,工人们接厂没有多长时间,无证照也是事实,“能干一天是一天吧”。

探访地点:肥东县八斗镇

“没人举报,环保也就提醒了一下”

经过元疃镇,沿着006县道,一路往东,是027县道。走到盛圩村地界,星报记者发现靠近道路的右侧,有一家红砖墙的厂房,铁门上锁,一辆装满废旧编织袋的货车停在门外,但里面机器轰隆。星报记者凑近铁门往里瞅,一阵阵刺鼻的气味传来。根据之前的探访经验,星报记者确信,这正是一家塑料再生颗粒加工厂。

隔着一道水沟,一位工人探出头来,星报记者示意开门。但是该工人称老板不在,并未理睬。无奈,星报记者沿着厂区四周查看,发现白色泥浆沉积在水沟内,水质浑浊不堪,生产残渣堆积一旁。

正当星报记者苦恼于见其门而不得入时,铁门突然打开,停在门外的货车开了进去。趁此机会,星报记者也闪身走进该加工厂。只见院子里,高高低低堆满了废旧编织袋,有三名工人忙着清洗。厂房是高大的红砖屋,与之前记者目睹的简陋完全不同。但厂房内只有一台机器,正在热火朝天地生产。

厂区内一位年老的管理人员告诉星报记者,该地原先是一家奶牛场,倒闭后,被相邻的杨店乡人张老板接手,从事塑料再生颗粒加工,开了两三年,目前有6名工人。

问及相关手续,该管理人员大方承认,“营业执照办不下来,环保的手续也没有。”但其同时也解释说,“气味是有一点,但是旁边没有人家,影响不大。而且我们这里都是循环水,不会对旁边的田地有污染,也没有人举报。环保部门去年也来查过,但是只是看看,提醒我们要注意点,垃圾不要乱排,不要对周边村民造成影响,其他的也没有采取什么措施。”

肥东县到底有多少家塑料加工厂?一纸关停通知书,为何杜绝不了死灰复燃?当地政府和有关部门该如何彻底破解非法塑料加工厂难题?

对此,市场星报报将继续关注。(星级记者 刘海泉 记者 赵汗青)